| 本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图片新闻 | 雁过留声 ||
 
  
  学会简介  学会信息  学人动态  学术成果  明史研究  学术资源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学会信息>>历届年会 >>第十八届明史国际学术研讨会暨首届阳明文化国际论坛
  共有 3351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第十八届明史国际学术研讨会暨阳明文化国际论坛开幕式致辞

  发表日期:2018年3月13日       作者:商传     【编辑录入:mingshi

 

尊敬的张晓宁副市长、尊敬的胡雪梅部长、尊敬的吴永明主席、尊敬的向军主任、许斌书记、尊敬的慎明院长,各位同仁和来自海外的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非常荣幸,今天在古城赣州历史名县崇义召开了第十八届中国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首先我代表中国明史学会向为举办这次会议做了大量工作的崇义县委,县人民政府表示衷心感谢!对王阳明研究分会的同仁们为这次会议所做大量工作表示感谢!在这里我更要感谢赣州市委宣传部,感谢《光明日报》理论部对这次大会的关怀与支持!

两年一次的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在崇义召开,有着特殊的意义。大家知道,去年夏天,我们应北京昌平区人民政府要求,提前召开了第十七届中国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当时是为了纪念明定陵发掘60周年。今天我们在崇义举行第十八届中国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也同样为了纪忘一个特殊的日子,那就是崇义县建县500周年。500年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王阳明先生在这里平定了三浰、桶冈山寇,正式建立了崇义县。

这件事情在朝廷看来是平定山寇的成功,在官场同僚看来是以文吏及偏俾小校平数十年巨寇,“远近惊为神”。但是对于阳明先生来说,意义却在于他创建的“心学”一次重要的社会实践。他在当时写给友人的书信中留下了那个名句:“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山中贼是有形的贼,心中贼是无形的贼。阳明先生“心学”提倡“致良知”,并进而提出“知行合一”,这也正是我们常说的“王门四句”中的核心内容。

阳明先生的心学是以救世为目的一场思想改造活动。心学的核心内容,一方面是先生悟出的“致良知”与“知行合一”,另一方面则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思想解放,起到助推历史变革的作用。它打破了旧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给予人们更多的思想空间。我们的老所长侯外庐曾经说过,晚明的思想运动可以与先秦的诸子百家相媲美,甚至比起诸子百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晚明时代是一场全民化的思想运动。正是在阳明精神的影响之下,他的传人汤显祖完成了《临川四梦》。我们中国人并不缺少梦想,只是在长期的僵化的历史时代被夺抑。今天习总书记提出中国梦,他把阳明思想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对于我们明史研究和王阳明的极大的鼓舞。

大家都知道,阳明先生在他那光辉夺目的功业背后,其实是无人能及的艰难与坎坷。当他平定宸濠之乱,事功达到颠峰之时,也是他人生最为艰难之时。被争功者妒忌,被小人构陷,身体多病,而这一切却也正成就了他于艰难处下工夫的修为。上一次在王阳明研究分会成立时,我曾经读到阳明先生独自避祸玉芝庵时,写下的一首《题寄玉芝庵》:“尘途骏马劳千里,月树鹪鹩足一枝。身既了时心亦了,不须多羡碧霞池。”这也正是他当时心境的写照,他用强大的内心的力量,战胜所有外来的侵扰,在困境之中得到了伟大的升华,他原本便不是要做官,他要去做圣贤。

我非常佩服阳明先生的一段话:“人在仕途,比之退处山林,其工夫之难十倍,非得良友时时警发砥砺,则其平日之所志向,鲜有不潜移默夺,弛然日就于颓靡者。”(《与黄宗贤》)

所以阳明先生辞官不做,回到家乡讲学,但是其实他不是一个独善其身的文人士大夫,他有着对国事的责任,所以晚年抱病受命出任两广总督,并最终病逝于任途赣州大余青龙镇码头。

阳明先生与江西,与我们赣州竟有如此不可分的联系,这一切都是如此令我们备感惊异,仿佛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安排,而他在卧病舟中,对门人周积所说:“此心光明,夫复何言!”我更是深信不疑的,我认为,即无此言,先生心中也必有此意,那一片光明之中,既有先生个人的修为,也有对于世人世事的造化。

阳明“心学”又何尝不是一盏黑暗中的明灯?可惜的是,后世的统治者们,并不希望看到阳明先生思想照亮变革之路的作用,他们对于阳明先生的评价,主要是事功上的肯定。阳明先生的“心学”传承百年,终于未能打破沉重的传统力量,却成就了日本的明治维新。

我们今天在阳明先生生平活动最重要的赣州,在他亲手建立的崇义举行这次盛会,其意义自不言而喻。每当我经历令人目眩的崎岖山路去瞻仰《茶僚碑》时,每当我来到青龙镇码头,拜见阳明先生落星亭时,我深深感到,这位伟大的先贤仿佛就在我们身边,阳明精神不朽!

我们这次既然是召开明史年会,同仁们发表的论文也不尽限于阳明的研究。大家都看到了,会议的两本厚重的论文集,这好像是我们明史会议论文字数最多的一次。

我前几天去山西晋城,参加社会科学出版社中原分社建立的活动,因为那里有数十座明代的古堡,因此谈起明史,一些与会的朋友很关心我们的明史研究,大家都说近年来明史研究热了起来,我也深有同感。

我们确实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当然,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明史热离不开明史届全体同仁的努力。中国明史学会作为一个学术性社会团体,是为明史研究服务的平台。我们从第一届黄山中国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至今已经三十多年,从89年山西太原正式成立中国明史学会,也已近三十年。明史学会就如同一个成长起来的人,已是而立之年。看到我们每次来参会的新面孔,我深深感到明史研究发展的后继有人。我们很多中青年学者都成为了学术带头人,成为了知名学者。这次会议上,学会要进行换届改选,我们这些老人确实应该把学会工作交给更有能力,更有学术成就,更接受新的学术思想与方法的年轻同仁。

在我们的同仁中,有一位为大家敬重的徐泓老师。徐老师是台湾知名的教授,明史研究会的老会长、国立大学的校长,可是他为大陆高校的明清史研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在同仁微信群中,经常可以看到徐老师发的代表学术前沿的帖子,更经常能够看到他批评台湾民进党篡改历史的文章,批评一些西方学者带有不良政治目的的所谓学术观点。我一直把徐泓老师当作自己的良师益友。

另外我要说明史研究的发展也离不开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我们成立王阳明研究分会,这次在赣州召开第十八届中国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都得到了赣州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在会议筹备期间,我们找到《光明日报》理论部,向军主任立即表态支持并且参与了主办这次会议。慎明院长这次也能够出席我们的年会,更使得我们这次年会蓬荜增辉。

从白寿彝先生、王毓铨先生,从刘重日先生、张海鹏先生,张显清先生、南炳文先生,到我们,我、毛哥、赵毅兄、支平兄,还有秘书处张德信先生,还有我们今天的秘书长张宪博先生,他们都对学会工作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这个学会经历了几代人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我相信今后学会的工作一定越办越好!

节气虽已立秋,来到赣州,不仅是火热的天气,更有赣州对于这次盛会的热情,让我们深切感受到了赣州领导们实实在在的工作作风,感受到了他们对于先贤的崇敬与追寻。他们真的将先贤的思想运用到了今天的工作实践中。再次感谢赣州市委、市政府对于这次会议的关心支持,预祝大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2017816


上一篇:在第十八届明史国际学术研讨会暨首届阳明文化国际论坛闭幕式上的讲话
下一篇:对中华传统文化要有鉴别地加以对待,有扬弃地予以继承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2-2009  [中国明史学会网站]   [京ICP备11047252号]     [后台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秘书处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国家体育场北路1号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  联系电话:87420867   邮编:100101